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head1.htm
无退路恐成被告!姚策养母许敏一举动更显“维权”艰辛
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2021-11-11 08:00

  3月30日,认证为“江西九江许敏”的微博账号在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、法学博士陈士渠的社交媒体账号上留言,隔空求助。

  她在留言中大致介绍了自己及其相关遭遇,并说:种种迹象表明当年我们亲生的孩子出生时就被故意换掉(自己主观臆断)。

  在另一条留言中她表示,她是军属家庭,怀孕时丈夫不在身边,被人钻了空子。他们为了给孩子治病已经倾家荡产、老无所居(编者注:是否房产已归姚策妻子熊磊及孩子),而自己的亲生儿子流落河南至今未归(郭威态度依旧不明)。

  从许敏寻找的求助对象来看,陈士渠副局长当然没有问题。陈士渠副局长是公安部首任打拐办主任,且现在在公安部任职,还挂职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,并且有着多年的处理打拐案件的经验和能力。

  1、许敏寻找“真相”的道路走得不顺利,否则她不会来一个隔空求助。这就好比发起众筹一样,只有那些实在没辙的人,才会通过众筹来解决自己的现实难题。

  但是它最终能产生多大效力,只能是由人事听天命。要不然为啥这事儿过去都一年多了,至今还无个相对实在的结论。

  许敏请求这样专业且职位较高的人士来督办这事儿自然没问题,但问题是这个案子陈局长能不能、愿不愿、会不会接住也是一个问题。这其中有案件管辖、职权等问题,作为一宗案子,需要核查、需要证据,这全然不是一句话或者一个人打个招呼就能结案的。

  如果真有这事,现在大家抱团铁板一块,如何破局也是问题。另外,这件事儿已经过去近30年了,其中的有些人大约都不在世了,加上那时的档案管理没有电子化,很多缺失和漏洞如果存在,在过去或者现在稍微一动手脚,估计永远都翻不过来了。

  2、真正联系和接触许敏的有关单位和个体可能也不多。这让她才会有茫然和无助感,而“隔空求助”可以看做是她积极“自救”,自我争取的一种途径,总不能就这样干等吧。

  3、从许敏的字里行间我们看到的跟多是情绪化的表达。无论是科学和法律结论都是需要证据的。如果许敏有铁证如山的证据能证明自家的孩子是被人偷换的,那么她的“维权”之路就不会走到“隔空求助”这一步。

  我仍然认为,许敏是自己执拗地坚信自家的孩子是被偷换了,并且期望在自己认知确信的路径上得出自己想要的结果,这个可以有,但是实现起来真的很难。

  毕竟在去年,河南某医院已经当了“冤大头”认了这事儿,这个案子要是再翻过来,估计很多人又得脱一层皮。

  所以,这个事儿要想向另外一个方向上走,它前面的阻挡和压力实在是太大,不知道我们的陈士渠副局长能不能依靠他的力量撬得动这事儿。

  4、许敏没有选择,她只能维权到底,否则就有可能成为被告,失去大多数人的支持。即许敏必须也必然要在她认定的“偷换”孩子这件事情走下去、抗争下去,并且最终能将这件事情坐实,否则她就成了诬告者。

  许敏的对手或许就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,然后拿诬告这把剑给许敏亮剑。所以,许敏必然需要有更多的人帮助,也需要争取更多的证据和时间。她若不赢,除了人财两空或许还有名声受损,这才是许敏最大的悲哀。(完)

本篇编辑:admin